当前位置: 主页 > 电子期刊 >

秉心圣会节选

时间:2014-02-24 来源:未知 作者:杨琳


        北京市石景山区地处京城西部,旧属宛平县地域,各村落乡镇多规模庞大,分布在北京西部西山大路沿途,西黄村、衙门口、模式口、古城、北辛安、鲁谷、八角、黑石头、五里坨村各具特色。这些村落历史久远,古民居、文物胜迹亦有特色。位于石景山区中部的古城,就是一个文化遗产非常丰富的古老村落。这个村历史悠久,旧时村民以工商、运输业个体为主,是个商贸集镇式的村落,历史上就与传统农村的经济形式有所不同。村中经济较富庶,故有乡绅出面举办香会,酬神娱人,全村藉此形成共识与合力。村中骆驼多,为驮运煤炭至京的行业,村民多技艺,习武成风。
        古城村旧有多座建于明代的庙宇,如三义庙、马王庙、娘娘庙、树神庙、龙王庙,其中三义庙规模最大,旧供刘关张塑像,殿门联称:三人三姓三结义;一君一臣一圣人。村民岁时致祭,香火很旺。
        明清时期,这种赞礼神佛的庙会活动,以各种“香会”形式出现,正如《宛署杂记·民风》“乐施”条记载:“所居村民随多寡立会,岁敛钱供其近村寺。”此中所言“立会”,即设立各种以宗教信仰为职能,定期向寺庙施舍银钱的“香会”,其中以奉献歌舞技艺为特征的会口,称做“走会”,是以宗教信仰为前提的一种民间文艺组织。攒香秉心会,攒香即香会收集众多民众奉献的檀香携带到妙峰山,并在娘娘殿前攒成堆焚,以了结不能朝山者的心愿,谓之攒香。香会奉行走会的地点在村中三义庙。
       据说古城村秉心圣会起于明万历元年(1573年),万历四年(1576年)外出走会。最初走会未必是到妙峰山,因妙峰山是清代乾隆时期才有了名气。村民秉承忠孝节义理念,诚起“古城村三义庙攒香秉心会”,每年赴妙峰山朝顶进香,农历四月十一在村内踩街、十二扬香、十三朝顶、十四回香。回途再赴石景山娘娘殿报效。
        古城村秉心圣会包括10项内容,俗称“花十档”(亦称“花什档”),即灵官旗、栊筐、钱粮筐、公议石锁、太平歌会、龙旗牌棍、中军、四执、娘娘驾、督旗。花十档既有文会的仪仗执事功能,又有武会表演特点,是文武兼备、形式多样的一档花会,展现了北京民俗文化活动积淀的成果。钱粮筐、石锁是北京花会中唯一存在至今的表演形式。十档花会的组成方式在北京地区也不多见。香会备有旗幡,如灵官旗、纛旗;有香会必备的栊筐(香会称为“屏”,携带香会用品,称颠屏振铃走会)、龙旗、执事牌、黑红棍、娘娘驾等。督旗一般绘有真武大帝像。香会中的四只钱粮筐是一大特色,以荆条编制而成,盛放祭祀娘娘的品物。除古城村外,旧京仅有海淀成府村献供香斗膏药圣会有此,“最前钱粮筐八抬,该筐用荆条编成,高四尺、粗二尺五寸,圆径。筐四周用黄布蒙严,上绘蓝色行龙两条。筐盖凸形,蒙黄布上绣蓝色坐龙一条。筐四周有铁桶儿插会旗四面,旗顶塔形,栓十字形铜铃两串,四旗角拴在一处。筐中腰有孔,穿上小碗粗细竹竿,长约一丈二尺,以二人抬之。(抬者)服黄布马褂,黄布手帕蒙头,八抬共十六。”(金勋《妙峰山志》)
       据考,香会钱粮筐源自门头沟煤业窑场使用的制子筐,这是金钱财富的象征。石景山古城村秉心圣会,海淀成府村献供香斗膏药圣会历史上都有此钱粮筐。村中的石锁,为数量较少的香会。石锁表演中吸收了传统武术中的一些特点,富有北方民俗文化特色。古城村太平秧歌,为12个角色的高跷秧歌,有近百首唱词得以保留,是极为难得的。高跷腿子高,动作复杂,难度大。唱词用高腔,其表演艺术借鉴了中国传统戏曲唱、念、做、打和手、眼、身、法、步的一些特点,行腔古朴高亢,鼓点起伏激越,自编唱词诙谐、幽默、风趣。
        古城村的中军为音乐会口,中军即“中军把”音乐,以唢呐、铙钹等乐器组成。“中军”称谓只有走东岳庙、妙峰山庙会的香会才可使用。如门头沟千军台、庄户村幡会有吉祥会,能演奏30多首曲牌。与“中军把”音乐相同,因不到妙峰山走会,故仅能以“吉祥会”称之。其实“中军把”“吉祥会”两者演奏音乐曲牌相同,皆为庙会祭祀神灵而设。
        清代以来的妙峰山庙会,敬神的音乐香会有三种:以笙管鼓吹乐班即“清音十番”音乐;以铙钹、铛子演奏的称“吵子把”音乐,“吵子把”有四副大铙、四副大钹、四把铛子,演奏敬神打曲20首。“中军把”,由唢呐、铙钹、板鼓、铛子、小镲演奏,“三山五顶”庙会“中军把”音乐,所奏乐曲,高亢激越,有布阵作战气势。妙峰山古碑所称“中军把”香会音乐,京西幡会称“吉祥会”,京东八县称为“文吵子”。这三种音乐其内容与实质是相同的,仅是称谓不同罢了。旧京这三种庙会祭祀音乐堪称“华夏正声”,是中国民间音乐的主流,值得发扬光大!
        古城村“四执”指一种香会特有的铜锣,有四面故称四执。其音色独特,旧时为京城香会、茶棚所必备,它又称打号、钹号、大号、神耳、佛耳、天耳。古城村的四执钹号,是北京地区所遗历史最久者。凡此种种,说明古城村的秉心圣会历史文化内涵极为丰富,值得深入研究与总结。
        非物质文化遗产是以往民间文化的遗留,多存在于古村落中,在现代化、城镇化的今天,它成为民族民间文化的珍品,面临着一些生存危机。近代以来,尤其是新中国成立以来,由于首钢(北京首钢股份
有限公司)、特钢(北京首钢特殊钢有限公司)的建设需要村中耕地逐年减少,古城村居民占半数,农民占半数。2002年,在北京市委、市政府推动下,石景山区整建制地一次性转为居民。2009年3月,古城村拆迁正式启动,古城现代嘉园小区正在建设中,共有12栋高层板楼,安置本村旧有的2160户居民。户型从50平方米到135平方米不等,80%以上南北通透。古城村率先完成从农村向现代居民社区的转型,村民集中居住,成为团结和谐的新型居民社区。这种古老的民间文化艺术形式,得以留存在新型居民社区,得以保护传承,是社区转型的重要标志,尤显珍贵。秉心圣会作为一种历史文化的重要符号,珍视并传承下去,以维系既往的历史传统,并丰富现代人们的社会生活,这是全新的现代化社区对传统文化的持守与继承,此举值得褒扬与称赞!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特作此序,祝愿古城村历史悠久的秉心圣会焕发出新的辉煌!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包世轩于京西九龙山下居所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2013年8月17日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(著者为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理事,北京民间文艺家协会副主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席,为北京文物、民俗、宗教史专家)

 
 
第一章
古城村 村记
 
古城村村   记石景山区非物质文化遗产丛书  第一辑
一、村落起源
        在京西石景山区中部,曾经有一个古老的村落,叫古城村,后来改为老古城村。古城村村民梁云龙(已故)对古城村起源做如下记录:“古城在什么时间前面又加上一个‘老’字变成‘老古城’的呢?那是在新中国成立以后,建立了新古城居民点,管户口的机关为了区分两个古城,所以在原古城村的前面又加了一个‘老’字。”
        梁云龙对过去的古城村做了较详实的描述,他的文字形成于1965年到1982年之间:“古城村位于首都西郊复兴门外30华里,翠微山南麓10华里,永定河畔以东5华里。新中国成立前特别是在民国八年1919年)未修引水渠以前,有两条水由古城村经过:一条是由石景山南经西河滩子,经由北后道贴梁家墙外往东过八角村流往老山北;另一条水是由庞村流入古城村西南河道、由古城村前街通过,出村东头,在村头三角地处与北路水汇合一并流入八角坑,最后归老山北古河道,流入护城河。早在明代以前,永定河西岸未予治理,每年洪水泛滥期间就要溢出部分,再大了就会形成水灾,南辛安的没落可能与洪水有关,找不出其他原因,因为火灾是局部的,地震又是大面积的,为什么单单就消失了一个村庄呢?南辛安确有此村,它的遗址是南至天顺庄大水坝梁家大疙瘩地与大田猴地,北至化肥厂内,当化肥厂兴建时挖出了炉灶的遗址。据马振铎口述,他亲眼见到,北辛安东庙大铁钟上铸有南辛安的记载,而且还铸有刘瑾的名字。
 
第 一 章   古城村村记
 
         西河滩子,在那里挖沙子的时候有许多人看见在三四米深处挖到了胶泥,可见这是一条古河道。古城村正南的一条走道叫‘正南道’。它只能通到老坟,再往南就不通了,我村正东有一条道沟,是夏天流水的沟,冬天也可以走车和骆驼,一直通往八角村。
        正式大道只有一条,就是往东南通往衙门口方向的‘车道’。这条道可以通往北京,也可以通丰台和卢沟桥。古城村往西,通往北辛安的有两条石子土道,一条是由目前汽车修理二厂西墙外往西北的路,另一条是由村北往西拐路过西河滩子,再往北拐的路,这一条路的中段应由塑料八厂中心穿过,而北段路正是目前化肥厂东侧通往北辛安东头的路。

        古城村邻近四至:
正东:八角村,二华里。
东北:杨庄村,二里半。
西北:北辛安,三华里。
正北:北辛安耕种农田(金沟河以南归古城)。
正西:天顺庄,俗称西庄子,属北辛安陈洪尧的财产,二华里。
正南:白庙村,以前叫庆余庄,乃杨润田的财产。
东南:水屯儿,三华里。
再东南:衙门口,八华里。中间还路过常家坟(不是古城常家)。”

       对古城村年代的起源,石景山区民俗专家门学文作了如下归纳:
       什么时期有的古城村呢?最有力的记载,是明代万历年间成书的《宛署杂记》。其卷五记载那时北京的西部道路时,其中一条有“古城村”地名,其记载距今有400多年。但古城村的“古城”起源于什么历史时期的城,史学家们其说不一,京西的文史工作者称其为“古城之谜”。 第一,起源于明末清初的传说 如今村里老一辈的村民多认为:古城村起源于明末清初。古城村最古老的花会组织秉心圣会,故老相传是“万历元年(1573年)有的会,万历四年(1576年)走的会。”还传说,是李自成的一员大将在西山望见此处有座古代城池,等赶到一看又没有,就命名此处为古城。从传说看,古城村明末清初似乎没有城,而且起源似乎又太晚了些,与万历年间有古城村和秉心圣会的历史记载相悖,经不起推敲。 第二,战国时期的蓟城说 有村民梁云龙考证:我国至少有十几个叫古城的地名,都与那里历史上曾有过城有关,偏偏京西古城村是个例外。北京古史专家常征先生,推测这里可能是战国时期燕国的都城蓟城遗址,认为“它叫古城必有所本”。村西的几块老坟地里,确实也出土过战国古钱、夹砂陶罐,并发现六角形古井,为上述论点提供了一定依据。 第三,唐与五代时期的废县说 广平废县说。《方舆纪要》说:“唐时幽州管内当有广平县,亦分蓟县置。”对广平县的提法,《门头沟百科全书》在“广平县”条目讲:“唐玄宗天宝元年(742年)析蓟县西境置广平、武宁二县,东部为广平县,天宝四年(745年)二县俱省。唐肃宗至德元年(756年)恢复广平县。建中二年(781年)析蓟县西部与广平县东部置幽都县,区境东部仍属广平县,范围缩小,县治所由原古城(今石景山区古城村)迁至今门头沟区永定镇辛秤村。”按此说法,唐玄宗先是把蓟县地区一分为二,设立成广平和武宁两个县,广平县城地点在今古城村,4年后又取消了两县。到唐肃宗时恢复了广平县,县城地点还是在今古城村。25年后又有改变,把县城由今古城村迁到了辛秤地区。也就是说,古城村所在地在唐代做过29年的广平县城,至少门头沟区的文史学家是如此认为的。今永定河西岸有“新城”地名,与古城村“古城”相呼应,也可做间接的证明。玉河废县的说法。《光绪顺天府志》中“地理志九·村镇一”载:“三十五里古城村,亦呼城子村,或曰《方舆纪要》所谓玉河废县,在府西四十里者,当即近此。”《方舆纪要》讲:“玉河废县在府西四十里,本蓟县地,五代时刘仁恭置。”“辽志:仁恭于大安山创宫观,师方士王若讷,分蓟县置此县以供给之。辽亦为玉河县,今废。”《国门近游录》:“过长店冈而西,有县村,疑即古玉河县故址。”
 
        玉河县历经五代、辽、北宋至金代初年。大体管辖范围在今永定河以西以北的门头沟地区。为什么永定河东岸的古城村地区跑到玉河县去了呢?这与永定河的故道有关。隋唐至五代时期的永定河河道与现在不同,它是从石景山南下后被鹰山和卧龙岗阻隔后,兜回东北,经水屯走现今的古城大街北去。那时的古城村地域恰在当时的永定河西岸,属玉河县的管辖范围,又离幽州城最近,做玉河县的城址是可能的。
       《光绪顺天府志》《方舆纪要》等古籍记载说明,古代的学者认为古城村的古城以前曾是五代时的玉河县城所在地。 第四,古城村的古城与宋辽时期的安祖寨有关 1995年11月在村西出土了两块晚唐时代的墓志。墓志记载,墓主人“殡于幽州幽都县西界卅里房仙乡新安里岗原”或“墓于幽都之西三十里新安原”。说明,晚唐时古城村一带应该叫“新安里”,古城村之古城与新安里有关。
        新安之“安”应源于安祖寨。安祖寨历史可能很早,至少唐代以前就有,唐代墓志称所葬地为新安,是北辛安得名之源。《宋史》记载,宋太宗讨伐辽,有大臣宋琪献计,建议兵出易水抵桑干河,出安祖寨,离东边的燕城才30里地。今衙门口地区古称东安祖(佐),那么西安祖(佐)在哪里?它不能在衙门口的东边,而应在西,在今古城村西一带。因为唐代墓志的‘新安’可能是‘西安’之误。西、新音近,‘安’则专指安祖寨而言,今古城村的古城二字应指昔日的西安祖寨。另,有西安就会有东安,东安应在今衙门口地区。有了南辛安,才有北辛安。既有新安,必有旧安。可见安祖寨的历史很长,它的地理位置是在不断变化的。这是怎么回事呢?原来,石景山地区是古老的永定河的出山口,河道在不断变化,必然影响到地面居民点的变迁。京西古城村的“古城”历史应该至少在元代初年,而不会是明代的末年。根据之一是“叫古城必有所本”,那个“古城”至少应该指昔日的西安祖寨。按北京城发展从西到东的规律,西安祖寨的形成应早于东安祖寨,唐代就已经废毁过。查北京史志可知,安祖寨历唐、辽、金、元,多次废毁,原居民早已四散。明代移民来古城村现址后,把村西的古寨遗址叫‘古城’顺理成章。辽、金、元时期治理永定河,西安祖寨应该有军队驻扎。其北有金沟河古道,永定河主河道也会在卧龙岗受阻后,掉头向此处冲来。那时的军营,必须有简易的营寨才可保证安全,住在西安祖寨遗址是最好的选择之一。原古城村西有一道叫土龙岗的高坡子,可能就是金元时期营寨利用旧时西安祖寨的遗迹。
        其二,原古城村村西的大影壁疑点颇多,它可能比村东古松的历史更悠久。大影壁原在古城村前街西口,是古城村标志之一。石砌,素面,高4米多,长约30米,面东有佛龛,可蹲进3个孩子。有传说,旧时,村民为亡故亲属接三,在影壁前焚表烧纸。按说,大影壁应在村南或村东,可到了古城村它却到了村西,极为罕见。但如果把大影壁看成原西安祖寨的原物,就好理解了。它的身后是土龙岗,也就是西安祖寨的东寨墙,说明西安祖寨是坐西朝东,符合辽金时期人们崇拜东方的观念。
        其三,明代的移民以永乐年间规模最大,那时此处的安祖寨营寨遗址正好可以安置,而遗址恰像座老城或土城,这也是古城村所以得名古城的由来。《北京历史纪年》载:永乐年间大规模移民8次。今古城村的祖先应该在那一时期到村,为北京城的建设服务。现古城村的地理位置,既可方便进北京城,又可以就地治理永定河,是北京安置移民的首选之地,不会迟到明末才有移民成村。
        根据以上论述可知,古城村确有所谓的城址,它是五代时玉河县城址或西安祖寨所在地。但古城村得名之“古城”不在村的现址,而特指村西玉河县城墙或西安祖寨的寨墙遗址。至于,古城村西的西安祖寨地下出土过的战国遗物,还说明了什么?是否就是先秦时期的蓟城遗址呢?课题显然又大得多了。总之,笔者对古城村的“古城”倾向于是宋、辽时期的安祖寨遗址,或唐代广平县县城所在地的废城。明代初年,此地有了“废城”遗址,又与“新城”相对,才会有“古城”的提法。也即是说,今古城村地区的历史上一定有城池建筑存在过,可惜由于时间的久远或永定河的泛滥,今天看不到了。
        以上是门学文对古城村起源的考据。而关于古城村是春秋战国时期的北京城——“蓟城”的说法,1990年12月编印的《石景山文史资料》中,陈广斌对《古城与蓟城的探索》一文也做了细致分析。对古城村的基本描述,2005年由我和李新乐、门学文、田洪彦撰写的“石景山古城村秉心圣会”论证报告中是这样写的:石景山区位于北京市区西部,北枕西山,西倚永定河,东与市区接壤,西北高而东南低,是古代北京永定河冲击扇的轴心,历史上是京畿西北军事、交通要道和河防重地。永定河水利工程、戾陵堰、车厢渠建于此地。石景山区处于塞外和城市的连接地带,塞外及山里的货物,特别是煤炭、石灰、木材等要通过石景山区这一咽喉之路运往市内,由此形成石景山区的人多以运煤、拉骆驼为生。同时此地也是驼铃古道上的交易中心,北辛安古镇、模式口村曾是旧时京西热闹的商业集散地,南来北往的商人途经于此,也将南来北往的文化带到此地。京西古城村人为此受到皇城文化和塞外文化的多种影响,逐渐形成了本村的民俗文化形式。
       石景山区古城村形成于明代初年,位于北京长安街最西端的石景山下永定河东岸,面积0.8平方公里,新中国成立初有364户,现有2160户。旧时村中有三义庙、马神庙、树神庙、娘娘庙、龙王庙、朝阳庵等庙宇,以村东三义庙规模最大,历史最为悠久,内供刘关张和碧霞元君诸神。三义庙坐东朝西,庙西为古城村的主要街道——前街。村西旧有茶棚一处,四合院建筑。明《宛署杂记》在街道一节的介绍中对古城村已有明确的记载。
 
二、管辖沿革
        明清两代古城村都属于顺天府宛平县辖地,民国时期属直隶省宛平县第一区管辖,村里设村正。“七七事变”至新中国成立前,属宛平县北辛安镇管辖,村里设村长或保长,有居民近300户,耕地45顷,大牲畜3000多头,还有不少大车(新中国成立初有胶轮大车120余辆),村民的生计主要依靠种地和运输,是京西比较富裕的大村。
       石景山区于1948年12月17日解放,村民曾为此做出贡献。其后古城村的地理环境没有发生大的变化,但经济上却在不断发展。
1948年12月,属北平市第27区;
1949年7月后属北平市第19区;
1950年8月后属北京市第15区;
1952年8月起属石景山区;
1953年6月起属石景山区13个乡之一;
1955年5月起属石景山区11个乡之一;
1958年5月起属丰台区石景山人民公社的乡之一;
1963年6月,属石景山办事处所辖的生产大队之一;
1967年8月起,属石景山区的行政村之一;
1982年8月起,属石景山区管辖的行政村;
1984年3月起,属石景山区农委12个农工商联合公司之一;
 
2002年,石景山区成为北京市区之一,古城村村民改为城市居民;
         京西古城村地域面积变化不大,耕地逐步减少,人口却由少到多。从成村时的几户、几十户发展到民国时期的300多户,到2004年底户籍户数达到2160户,4800多人,成为京西经济发展实力较强、速度发展较快的乡镇!
         如今,古城村通过拆迁,在原地建起了高楼,部分村民搬上了楼。 (本文在梁云龙笔记、门学文《古城村之谜》一文基础上由杨金凤撰写)
 

(责任编辑:杨琳)

友情链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