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主页 > 电子期刊 >

京西文化-1

时间:2014-02-13 来源:未知 作者:杨琳


《京西文化》第一期节选

 
卷首语
   满城春色芳菲竟 文化建设惠民生
 
        歌声和鲜花一起绽放,热舞和春柳一同飞扬,石景山区“古城之春”艺术节迎来又一个百花齐放,群星璀璨的五月。
        30年,艺术节打造了地域品牌,形成主旋律文化盛宴,弘扬时代主旋律,提升区域文化形象,为区域转型发展营造良好和谐的文化氛围。石景山区的老百姓在“古城之春”这个舞台上尽显风华。
       “古城之春”艺术节紧跟时代的脉搏在悦动。“喜迎香港回归”、“抗击非典”、“人文奥运、”“庆祝建党90周年”、“北京精神”、“中国梦”,一阵阵时代强音拨动着的群众文化的旋律奏响在艺术节中。
       “古城之春”艺术节,创作出一件件抒发百姓对美好生活赞美之情的作品。全区百姓挥洒自己手中的笔,抒发涌动在内心的豪迈情怀,赞美火热的时代和日新月异的家园。一大批随着时代应运而生的原创文艺作品被搬上了舞台。
       “古城之春”已经成为石景山对外文化交流的一张“名片”。通过这个舞台和窗口,先后与美国、波兰、匈牙利等国外艺术团体开展“相约北京”广场联欢活动;与日本东京墨田、板桥区、韩国首尔麻浦区开展区民绘画摄影作品交流活动;与天津、山西、浙江、内蒙古、云南等30余个国内省市区县开展交流展演活动;引进北京歌剧舞剧院、北京儿艺等多家专业艺术院团参与艺术节演出活动。
        30年持续推进 文化服务广覆盖 普惠百姓促进和谐。仅2010年至今,石景山区就投入1.55亿元用于公共文化建设,2010至2012年连续三年基层文化设施建设资金增长率超过200%。全区街道文化站(活动中心)、社区文化室建有率达到100%,各类文化广场127个。三年来,投入资金3000余万元为街道社区配备灯光音响流动舞台、服装道具等设施设备。2012年初启动的石景山区文化中心建设工程,将立足于地域文化底蕴文化特色和百姓文化需求,建设成为区域公共文化的龙头设施和地标性建筑。
        30年来的成长壮大,同时印证着石景山区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建设的发展历程。以“文化兴区”、“文化惠民”为目标,坚持普惠与提升并重,大力推进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建设,深入实施文化惠民工程,区域文化事业发展取得了突出成绩。
 
感 悟 故 乡 榆
门学   文
        相传远古时有位仙人吞吃了一种树的叶子,治好了睡不好的老毛病,心境开朗,无比欢悦,就把那树命名为“愉”树。后人把“愉”字的心旁改为木旁,从此便有了榆树。
        故乡的榆树,似乎与仙人无关,平凡朴实,最不惹眼。古老村落的房前屋后,潺潺小溪的两侧,莽莽田野上的沟壑,高高低低的丘陵土坡,不成行,不连片,不入时,却到处都有它的身影,它的勃勃生机!
不用扦插,也不需要着意栽培。隆冬酷寒里一介尘埃似的籽粒,在冻土里萌芽,转瞬之间,便抽枝长叶,蓬蓬落落地显露在阳光下。主枝,扇子骨般衔带出的枝条;枝条上布满了墨绿的叶芽。不经意间,就蹿出半人来高,与寒风一起欢呼了。鸡吃叶子羊啃条,它不惧;谁来光顾赏识,它不稀罕。饥餐泥土渴饮泉的它,就那么顽强地生着长着,成了天地间的一株株乔木!
        没有杨树的挺拔伟岸。榆树的主干不突出,叶子不肥大,秋天里不唱歌,夏季里不成景,永远一副憨憨朴实,上不了台面。
        缺少柳树的婀娜多姿。榆树的枝条不柔软,皮肤不光滑,春天里不起舞,冬季里不瑟缩,风云的变幻于它无所谓,聚散离合与它不相干。
        榆木疙瘩不开窍,默默吟唱自己的歌。它是这样的一种树:仿佛没有花开,没有叶落,没有成材的圆满,没有感恩的情怀;它不攀富,不谄贵,无喜无忧,无怨无悔;它就是自己,只顾生长,不想凌云,无意给世间带来惊喜。
        它根本不值得讴歌,但是,它有用。
        落地生根!榆树的根须无比地坚韧,你别想用手扯断。锋利的锹镐在它的根须面前,也畏惧三分。榆树的根须牢牢握住脚下的土地,急风暴雨,别想把它连根拔起;洪水奔流,也不能卷走它脚下的泥土。榆树的果实是榆钱。它们圆圆的,每片都是一个铜钱,一嘟噜一串串的,透着新绿,透着甜美。青黄不接的时节,榆钱饼、榆钱粥、榆钱菜、榆皮面儿,成了平原上的救命菩萨;富足康乐的年代,它们又成为人们调剂口腹的野意儿佳肴。榆树的心脏形叶芽,边缘上呈锯齿状,可并不尖利,能作为马牛羊鸡犬猪的饲料。榆树的皮,别看外表粗糙,却恰是造纸的上等纤维。作为木材的榆树,铜筋铁骨,纹理平直,坚硬有韧性,可以盖房、打造大车、做家具农具,尤其是做大车和辘轳的轴,一般木料还取代不了它……
        也许是因为它有用,榆树始终伴随着人类的成长。深山佛寺里,有它;茅檐矮舍边,有它;“绿树村边合,青山郭外斜”的树里有它;“风吹榆钱落如雨,绕林绕屋来不住”的农家里有它;“鸡犬散墟落,桑榆荫远田”的和谐景色里还有它。它的灵魂里闪烁着大爱,血液里流淌着清澈的泉……
       不必伟岸挺拔,不必多姿多彩,一身无成,三世有用,足矣!故乡的榆树,是世间的一种生态,生命的一个奇迹!对它深存敬畏,细细思索,当有启迪,有机趣,您说呢?
 

(责任编辑:杨琳)

友情链接